为何观众爱爽剧不爱虐剧

成功的权谋剧书写一直有一个熟悉的框架。从二月河的帝王系列,

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大秦帝国》系列,再到近年来的《琅琊榜》《军师联盟》,吸引观众的除了人物权谋术数的运用、斗智斗勇的传奇,

最重要的还是靠格局来成就——病症百出的时代,不同立场的政治家如何实现理想抱负,在如履薄冰的斗争中成就家国、匡济天下。

严格来说,近期屡屡被放在一起对比的两部IP古装权谋剧《鹤唳华亭》《庆余年》,都够不上上述剧集的水准。

但是一个更加值得揣摩的现象出现了。这两部同期在不同平台播出的剧集,看似制作更精良的《鹤唳华亭》,不管是口碑还是热度,均落后于《庆余年》。


《庆余年》成爆款不难理解,因为这部剧实在太爽了。有网友用一句话概括了这个故事:

一个向后穿越到未来的留守儿童在豪华陪练团呵护下长大成人,结果他的三个“爸爸”拱手送来了财富、权力、真爱、地位。

名义上,主角范闲是个私生子,从小被养在远离政治中心的四线城市,但由于穿越的智慧和记忆,他对此并不在意,

长大后人格健全、四体康健。更重要的是他拥有现代人的思维,这点很重要,因为观众是否买账,很大程度取决于剧情人物所提供的“代入感”。

网剧的主流观众,谁不希望自己有像范闲这样被编剧“金手指”点中的幸运人生?谁没有在王启年抠门的形象中看到职场人的影子?

谁没有从滕梓荆“不为报恩、不为护主,只因他待我以诚视我为友”的独白中,看到无关身份、阶级的友情模样?

除此之外,郭麒麟饰演的“牌九王者”范思辙、“与民同乐”二皇子,护兄狂魔范若若,都是博得这届观众会心一笑的欢乐源泉。


搜集一些剧评可发现,《庆余年》被书写、分析的角度繁多,而《鹤唳华亭》除了被立为服化道、美学意义上的标杆,

更多竟是被作为亲子关系的探讨。因为这部剧中最强势的主线和人物关系,就是皇帝与太子这对父子。

“海瑞”黄志忠这回饰演的君王,看似是一个善用帝王之术且勤于政事的明君,对于同样颇有政治才能、堪委以重任的储君儿子,

却总是站在其对立面——大儿子想着法想害储君,他包庇;非要给太子定罪,最终逼死了太子忠直的老师、吏部尚书卢世瑜;

30集后,皇帝终于借太子之手除掉了乱国罪臣,太子非但没有得到嘉奖,继续被皇帝以“制衡”为指导的中心思想往死里虐。

以至于30多集追下来,其他的线索都面目模糊,只剩下疑惑:太子又做错啥了?他爹为啥又发火了?

可以说,《鹤唳华亭》从原著到影视剧改编,都没有要取悦观众的意思。


同样是“父不知子、子不知父”,《琅琊榜》讨巧的地方在于只将其作为旁线而非主线,被君父赐死的齐王,

自有后来追随者为其复仇,主要的人物对照关系也从君臣转为兄弟,价值观念实则已经变换,兄弟情义、复仇大计都已凌驾于君臣伦理之上。

这才是观众喜欢看的权谋,不恪守教条,有反抗、有情义、有重塑文明的追求。  





———推荐内容———
  • 周涛在家录节目视频曝光家中一角,以简洁为主,装饰品太接地气儿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马云再登福布斯封面 全力以赴为梦想而生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“木偶热潮” 木偶剧《垃圾大战》国庆期间在广州大剧院上演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林志颖庆祝出道28周年 秀蛋糕晒帅照装扮休闲减龄
  • 新闻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