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叶问4:完结篇》:一次体面的告别

《叶问4:完结篇》上映首周末就拿下3.24亿元票房,是同档期新片的票房冠军,也是进入贺岁档以来唯二两部票房过3亿元的影片之一(另一部是更早一周上映的《误杀》)。

显然这个拥有IP的男人(《叶问》的英文片名为《IP Man》

当然这是“叶问”粤语发音的音译,并非字面意义上的“知识产权男人”),在观众心目中的分量,依然十年如一日  


《叶问4》对整个系列的完结意义,不仅仅写在片名里。尽管不能排除未来继续推出《叶问》前传和外传的可能性,

但作为一个系列而言,走过十年历程的《叶问》,也到了和观众体面告别的时点。毕竟岁月不饶人,主演甄子丹虽然仍然能打,也已经到了56岁,

迟早面临转型——何况他的文戏其实并不弱,只不过长久地被武戏所绽放的光华而掩盖。

观众这些年看过了太多有关叶问的电影:除了《叶问4》之前的三部,尚有杜宇航主演的《叶问前传》(2010)、黄秋生主演的《叶问:终极一战》(2013),

以及梁朝伟主演的《一代宗师》(2013)。如此多的华语电影围绕着这位咏春拳宗师做文章,也难免让观众审美疲劳。


电影在文戏和武戏间寻求艰难的平衡,文戏上让叶问回归平凡人,武戏上却仍然要让叶问傲视群雄,又得避免让叶问成为道德上的圣徒和武术上的“武神”。

影片时长107分钟,是标准的故事片长度,但仍然显得意犹未尽,是因为影片想要讨论的议题太多太广,只够匆匆如蜻蜓点水般掠过,却很难深入下去。

文戏上,叶问与儿子在情感上的生疏隔阂,华人女学生在校园遭遇的霸凌,美国白人社会对唐人街华人的敌视和排斥,

华人社群对主动融入主流社会的拒绝与孤芳自赏,潜藏在华人社群里的非法移民和非法劳工,

以白人为主体的军营里对少数族裔的歧视和偏见:每一个议题都值得另起一部电影。《叶问4》呈现出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华人在美国社会的生活图景,

尽管仅仅是一瞥而远非全貌,也已经足够复杂多元。


观众如果对影片里甄子丹对战Chris Collins和斯科特·阿金斯的两场打戏的观感是“不得劲”,那也是因为影片克制滥用“主角光环”,

意图诚实地为观众呈现尽可能真实的武打场面——尽管当然是经过了精心设计。叶问的两场对战,同样是体能上并不占据上风,最终能取胜,原因在于手速快、腿速快,

以及攻击对手要害部位的稳准狠——撩阴、拳击眼眶、指节锁喉、暴风骤雨般的击打头部,这一连串操作一气呵成,或许从欣赏性而言不甚美观,但实战中相当有用。

或许是作为补偿,电影为观众安排了一场观赏性颇佳的“过招”武戏,

也即影片中段,叶问和万宗华在中华武术总会进行室内比武的情节。然而这场戏最后以意外的地震而不了了之,大概是编剧实在没找到让双方体面收兵的剧情写法。









———推荐内容———
  • 《冰雪奇缘2》吸金25亿!创下迪斯尼最高开片纪录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华语片《第四面墙》获开罗国际电影节处女作奖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超越-爱中超联赛公益系列活动广州站圆满成功
  • 新闻资讯
  • 第三届戏剧影展开幕 《罗密欧》电影戏剧双版齐映
  • 新闻资讯